文/窦荣刚 

          


记得前年春天,本所文化策划小组组织研讨律所文化的核心价值理念时,马东宁主任在讨论过程中曾提到过一个想法。他问在场的各位:“在诸如“崇法、尚德、勤勉、协作、奉献”这些价值理念关键词的背后,是否还应该有更深层的东西?”对于马主任当时提出的这个问题,我理解他的意思应该是:我们不应该是为了尽责而尽责,也不是为了诚信而诚信,不是为了勤勉而勤勉,更不是为了协作而协作,同时也不是为了发展而发展,在这一切价值追求的背后,一定还有更深层的动机、更原初的动力,可是,它是什么呢?


? ? ? ?为了对这个问题有所交代,文化策划小组提交的策划文案中加入了“建设百年强所,辉煌律师事业,致力法治中国,实现人生价值”的愿景目标作为回应和补充,但实际上,对这些愿景目标,还可以有更深层次的追问,即:我们做这些、这样做的原动力,来自哪里?


? ? ? ?如果不能对这个最深层次的核心问题作出明确的回答,我想,以下的问题,或许就会时常困扰很多人的内心:我们为什么要建设百年强所?百年之后,作为个人的我已经灰飞烟灭,律所存在与否与我何干?我们为什么要辉煌律师事业、致力法治中国?律师事业的辉煌与否、法治中国的实现与否,与我个人的发展有多少直接关联?什么叫实现人生价值?还有比多办案、多赚钱更实惠、更直接地实现我人生价值的途径吗?而当这些问题不仅困扰律师事务所的普通律师,同时也在困扰很多合伙人的时候,尽管律所有镂之金石的文化愿景和核心价值表述,却依旧不能避免文化理念的混乱,不能形成共有价值观,律所成员依旧处在各怀心思、难以凝心聚力的状态,文化力得不到显现。


? ? ? ?那么,律所文化的原动力,究竟来自哪里?它究竟应该是什么?本文正是要围绕这两个问题展开初步的探究,以期消解人们因认识不清而带来的内心困惑。


? ? ? ?关于第一个问题,我想,答案只有一个,那就是律所成员的人生境界,更进一步讲,至关重要的是律所管理层的事业理念和人生境界。


当我们放眼全国数以万计的律师事务所的发展兴衰,我们总能看到,那些目光远大、独立高标的律所领导者及其管理层,总能够带领自己的团队从辉煌走向更大的辉煌,究其根源,乃是他们在办所之初,以及在律所运营的整个过程中,都确立和实践了崇高的事业理念,他们不是把个人利益的最大化作为自己经营律师事务所的最为重要的目标,而是通过律所的经营来履行对社会和行业的责任。为此,他们坚定不移地奉行人本价值观,将律所后继人才的培养同律师服务质量的提升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将对律师的尊重放在对客户的尊重同样的位置,他们无论在律所外部还是在律所内部,时时处处都践履了诚信、责任和公平的承诺。北京天同律师事务所在成立之初,在北京城寸土寸金的办公条件下,为本所的每一位执业律师都配备单独的办公室,因为在天同所看来,每位律师都是自己的老板。本所海化分所年初宣布,海化分所的律师购买纸质书用于学习,都可在部室费用中予以报销,体现的也正是对后继人才培养的重视,对年轻律师成长的负责。这些真心尊重人才、培育人才的做法,怎不令人感佩。


? ? ? ?与之相反,那些只把榨取聘用律师剩余价值、借机扩大个人影响力为目的开办和经营律所的人,由于他们秉持的并非尊重人、培养人的人本价值观,而是以获取经济利益最大化为取向的“物本”价值观,正如我们时常看到的那样,他们的律所在获取了短期的经济利益之后,很快便失去了人心,分崩离析了。


由是观之,律所管理层事业理念与人生境界的高低有别,的确可以给律所带来截然不同的前途和命运。那么,为了实现基业长青,律师事务所的管理层该具有怎样的事业理念和人生境界呢?这就是我们上面提到的第二个问题。而这个问题,也正是要回答律所文化的原动力究竟是什么。


? ? ? ?要从人生理念的深度明确探究这个问题,必须回归中国文化的本源,即回归中国人基本的精神意识和思维方式。


? ? ? ?中国传统文化将兼济天下、和谐社会、净化人心、安顿生命作为它的价值目标,这种文化崇尚和塑造的是一种以责任和使命为特征的精神意识。儒家讲“明明德,亲民,止于至善”和“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仁者爱人”、“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地势坤君子以厚德载物”,倡导在完善自我的基础上发展一种积极有为的精神境界,把爱人、爱社会、爱国家、爱世界、爱天下作为自己终身要承担和实现的责任。道家讲求“无为而无不为”,“为而不争”,道家的无为思想并不是无所作为,而是顺自然、循大道之为,是遵循自然规律之为。所以,道家是欲通过这种特殊的“无为”方式而最后达到无所不为的结果。佛教讲求“空”,所谓“空”,即是“因缘和合”,它所要强调的是一切万有和存在都有其内在和外在的原因、条件,正因为如此,人与人之间不是孤立和对立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依待、相互作用、互为贯通、互为因果的,由此,对一切存在,人生应当抱有强烈的责任感和负责精神,都应怀有至深的慈悲心和同情精神,也都应存有诚挚的报恩心和感恩精神。因此,中国传统文化儒释道三家的思想仅有着眼点和实现路径的差异,但其终极追求,都不约而同地指向积极进取、爱他人、无私忘我的精神境界。


读《老子》第十章最后一句,那种博大高远的人生境界令我深深折服,久久感动:


? ? ? ?“生之畜之,生而不有,为而不恃,长而不宰,是谓玄德。”

??
? ? ? ?翻译成白话文:


“让万物生长繁衍,生养而不据为己有,使之繁盛而不归功于自己,让其成长而不充当其主宰,这就是最高的美德。”


如果律师事务所的管理者、合伙层,都能够以这样的人生境界和事业理念来要求自己,激励自己,想必就不会再有因理念分歧和利益纷争而产生的种种内耗,也就不会再有制约律师事务所持续发展的文化瓶颈,律师事务所才能真正成为一个目标一致的整体,才会有真正意义上的团结、协作和奉献精神,才能让“百年强所”、“律师事业”、“法治中国”的口号为律所成员心向往之,成为具有强大吸引力和凝聚力的目标和愿景,才能把这些宏大的目标和愿景与每个人的人生价值的实现真丝实线地联系起来,成为内心源源不竭的精神动力。


? ? ? ?而当律所的管理层、合伙层,都能够以这种“功成不必在我”的人生境界和事业理念来处理律所事务,经营管理律所,由他们的言行所传递出的对理想和事业的热情执着、对集体和他人前途命运的由衷关切、对崇高境界的矢志追求,自然而然地就会感染和带动身边的年轻一代,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让卓越的律所文化实现传承。


今天,在一同事微信朋友圈中看到,有位大老板投资数亿,收藏了各个品牌的老爷车,甚至还包括民国某大咖的座驾。这种收藏家自然会令很多人羡慕,因为有钱可以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但我并不觉得这种收藏令人尊敬,因为他虽然很有钱,但内心所爱的终究是物,而不是人。而只有人,才是这个星球上最神圣的存在。


? ? ? ?由这位有钱的收藏家,我想到了一位我所敬仰的作家——《黑骏马》的作者张承志先生。他是上世纪80-90年代涌现的一位杰出的作家,是出生在山东济南的回族人,信仰伊斯兰教。他写作惜墨如金,作品严肃而稀少,自1990年写完自己的代表作《心灵史》以后,就发愿从此终止大部头的写作。并且由于他的作品格调高峻,出版的有限几本小说和散文集发行量也十分有限,依靠作品的版税收入,维持生活自然不成问题,但也不足以使他成为一个富人。但去年,我却发现,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伊斯兰信仰,防止全球泛滥的伊斯兰原教旨主义激进分子的滥杀行动造成国人对中国伊斯兰的仇视,他竟然自筹资金数十万元重新刊印了自己记叙中国伊斯兰哲合忍耶教派百年苦难的《心灵史》,通过书店在网络上向读者免费赠阅。


?不同的境界,不同的人生!两相比较,我将毫不犹豫地皈依后者。那么,尊敬的您呢?


(本文系窦荣刚律师于2015年5月3日应邀为本所所刊“律所文化”专题专门撰写)

律所文化优劣取决于管理层的人生境界

2015-05-04

创建时间:

77

浏览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