窦荣刚为你读诗之《青海湖》


作者:海子 诵读:窦荣刚



http://weinidushi.com.cn/admin/shareOpus/4649856 (点击链接收听窦荣刚诵读作品)


附:诗歌与赏析


青海湖


这骄傲的酒杯 
为谁举起 
荒凉的高原 
天空上的鸟和盐 为谁举起 
波涛从孤独的十指退去 
白鸟的岛屿,儿子们围住 
在相距遥远的肮脏镇上。 
一只骄傲的酒杯 
青海的公主 请把我抱在怀中 
我多么贫穷,多么荒芜,我多么肮脏 
一双雪白的翅膀也只能给我片刻的幸福 
我看见你从太阳中飞来 
蓝色的公主 青海湖 
我孤独的十指化为天空上雪白的鸟


海子 1988.7.25

 
? ? ? ?《青海湖》是海子后期的作品,这是一首好诗,调子温柔含蓄,即保持了语言的开放状态,又具有诗歌节奏的自然韵律美。 


? ? ? ? 青海湖是水,是母性的,寂静而永恒,充满了东方的气质(请参阅《但是水、水》原代后记),海子奇特地把它想象成为酒杯,酒是粮食的精华,是大地中生长的生机的精华。如果说水是宁静的,那么酒就是热烈的、直觉的,代表一种突如其来的感动。正如在《酒杯》中海子写道,“酒,石头的牢房囚禁又释放的满天奔腾的闪电”的一段中,“一只骄傲的酒杯/青海的公主 请把我抱在怀中”,海子还把青海湖比作公主。公主是纯洁的象征,海子用纯洁修饰青海湖,并渴望沉如其中,表明他对纯洁的美的渴望。“我看见你从太阳中飞来”,太阳是真理和秩序的化身,也象征着诗人渴望的诗歌的极至——诗和真理的合一,在这首诗中,“太阳”包含这些含义。青海湖从太阳中来,表明它是真理的种子。

 
 ? ?“荒凉的高原”,点明高原是荒凉的,相对于青海湖的水来说,高原就是土地,是更接近天的土地。高原是荒凉的,大地也是荒凉的。海子用荒凉修饰高原,却用“肮脏”修饰家乡,“在相距遥远的肮脏镇上”。诗人此刻远离了肮脏的家乡,更渴望让自己也不在肮脏,不再荒凉,他要投入到纯洁的青海湖中,让纯洁的水洗净自己的污浊。 


? ? ? ? ?诗歌的第三段写道:“波涛从孤独的十指退去/白鸟的岛屿,儿子们围住/在相距遥远的肮脏镇上。”像《春天,十个海子》一样,“儿子”就是分裂出来的抒情主体,这样的例子还有诸如“你从远方来/我到远方去”(《黑夜的献诗》)等。家乡的肮脏带来的是海子(抒情主体)的肮脏和荒芜,肮脏可以让纯洁湖水去洗净,但是荒芜,即使有了纯洁的湖水,又有什么用呢?《祖国或以梦为马》中,抒情主体说自己是“空有一身疲惫”,一事无成,而虚度的生命是最不能容忍的。与其在荒芜中生存,不如庄严的死去(11、8、1986的日记,对克力斯多夫的描述)。荒芜意味着徒劳,对真理和家园追寻的失败。投入青海湖中,一方面是渴望洗净自我,另一方面则是对一事无成的殉道,庄严的死去。 


? ? ? ? 第四段中,海子渴望真理中最纯洁的部分洗涤自己,渴望寻求纯洁和真理。在海子抒情的这一刻,眼前是多么美好。但是,“一双雪白的翅膀也只能给我片刻的幸福”,这句说明,这些纯洁的东西依然不能完全洗去他心中的黑暗,这种纯洁和美好,只能保持“片刻”的时光。这样说来,清洗自我还有什么意义,追求纯洁还有什么意义!他终于会对纯洁产生根本性的怀疑,对神圣的秩序和真理产生怀疑,“你所说的曙光究竟是什么意思?”(《春天,十个海子》)第三段“儿子”是抒情主体的自我分裂,代表诗人在现实世界(“家乡”)的肮脏的部分。在肮脏的世界中,洗涤自我是没有意义的,所以诗人将自我分裂,渴望寻找真理的途中的那个自我能够得到纯洁的洗礼。这种分裂是一种妥协,但是即使是妥协,这部分自我得到的也依然不过是片刻的幸福。为什么只能是片刻?是内心黑暗太多无法洗净,还是挂念“家乡”肮脏的自我不能释怀?无论是那种解释,他分裂自我的倾向在此时就已经露出端倪,最后终会变成“十个海子”。最终,他也许会毁灭肮脏的那一部分,也许,这是追求纯洁的唯一办法。 


《青海湖》写得是母性的水,纯洁的青海湖,但是其中却暗含着,抒情主体已经发现纯洁和真理已经无法让其获得长久的幸福。他的解决办法是,一方面,投入到清澈的湖水中,完成一次庄严的殉道;另一方面,就是分裂自我,力求能让自我的一部分获得安宁。然而这些,都失败了。抒情主体这种貌似优雅实则痛苦的追寻的诗篇终将会走向《黑夜的献诗》和《春天,十个海子》这样的挽歌。

窦荣刚为你读诗之《青海湖》

2016-08-02

创建时间:

6

浏览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