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 ?审判长、审判员、人民陪审员:

? ? ? ?山东求是和信律师事务所接受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案被告人易某的委托,指派我们担任其辩护人,依法出席法庭,履行辩护职责。通过庭前的准备工作,并参加刚才的法庭调查,辩护人对本案事实有了较为全面的了解。辩护人同被告人易某一样,对起诉书指控易某在从事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HB投资公司担任财务人员的事实不持异议,但是,对易某的行为如何定性,依法是否应当追究易某的刑事责任,则存在不同的看法:

?

? ? ? ?辩护人认为,对易某这样的只负责记账、收款、按期发放利息的普通财务人员,对所在单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性质以及资金的实际用途并不明知,本身就属于遭受蒙蔽被吸收资金蒙受巨大损失的受害者,也没有参与公司的决策和具体的招揽吸收存款的行为,只是按照财务岗位职责和公司领导的安排,被动收款、记账、发放利息,只拿固定工资和加班奖金,没有从吸收存款中获得提成收入,依照刑法谦抑性原则,不应当被作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共犯追究刑事责任。

?

? ? ? ?具体理由如下:

?

? ? ? ?一、被告人易某是潍坊HB投资公司聘用的普通财务人员,只是依照财务岗位职责和公司领导的安排,负责收款、记账、向资金出借人按期发放利息,其工作性质属于劳务性工作,不属于融资性业务,对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缺少实质性贡献,危害性程度没有达到需要追究刑事责任的程度,不具有应予刑罚的社会危害性。

? ? ? ?以上事实,在案证据均可清楚显示,无需赘述。但辩护人需要向法庭提供一份河南省高院、检院、公安厅联合下发的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的指导意见,以及《检察日报》刊发的一篇文章,作为本案适用法律的参照。无论是河南省公检法三家的指导意见,还是检察日报刊载的法学专家的观点,都主张对没有实施具体的非法吸收存款行为,缺少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主观故意的仅从事记账、收款、刷pos机等劳务性工作的财务人员,不应追究刑事责任。尤其是河南省公检法三家的指导意见,是该省司法机关根据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出台的河南省办理此类案件具有普遍指导意义的意见,因此,辩护人认为,根据法律适用尺度的统一性原则,对本案审理的法律适用也应该具有较高的参考价值。

?

? ? ? ?二、被告人易某没有实施招揽吸收存款的行为,不存在某些资金出借人所说的“介绍拉拢”他们投资的事实,而只是被动履行财务人员岗位职责,对一些受HB公司宣传蛊惑决定进行投资并且是自己来公司交钱的人员进行了接待,并收款、记账:

?? ? ?(注:从公诉机关起诉书指控被告人易某涉嫌犯罪的事实表述以及公诉人当庭的举证、发表的公诉意见来看,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易某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主要着眼于被告人易某在HB投资公司担任财务人员,而不是因为下面所提到的17名投资人未通过公司业务人员直接找易某交款的事实,可见,公诉机关同样认为,这部分人找易某交钱,只是因为易某是公司财务人员,而不应认定系易某向他们吸收存款。但鉴于侦查机关起诉意见书将这部分人员所涉及的124.5万元认定为被告人易某吸收的数额,为正视听,亦作为一个主题加以分析阐述,但仅供参考。)

? ? ? ?所谓与被告人易某有关的17名投资人,都是受HB公司宣传蛊惑贪图高利息主动来公司交钱,被告人易某作为财务人员只是被动接待、收款,并没有“拉拢介绍”:

? ? ? ?具体表现在:

???? ?(一)相关投资人都是主动到HB投资公司财务部找被告人易某来交钱的:

? ? ? ?根据公安机关起诉意见书和本案关联案件已经判决的裁判文书后附的表格,与易某可能有关的一共有124.5万吸收未返还资金,涉及17名资金出借人。根据在案证据,没有一个可以证明是受被告人易某主动拉拢决定向HB公司借款的,他们几乎全是参加了HB投资公司进小区搞的宣传活动或看了HB公司印发的宣传彩页决定向HB公司出借资金的。他们有的是原先公司其他业务员的客户,已经向公司出借过资金,后来业务员离职,没有业务员跟他们联系到期来公司领取利息或本金,公司就安排财务人员与他们联系,他们中有的人,存款到期后又自愿续存,财务人员易某等人就应他们自己的要求给他们办理续存手续,这部分人包括刘X娟(3万)、王X荣(3万)、李X华(1万)、武X春(6万)、丛X芳(9万);还有的业务员并未离职,或者他们的业务员是谁易某并不清楚,但他们已经在公司办理过一次或多次存款,后来又自己来到公司找到易某要求续存,易某岁按照他们的要求给他们办理,比如崔X玲(25万,其中只有最后的一笔4万元是没有找业务员直接找的易某,也只是续存)、李X(13万,其中只有最后一笔3万元续存是没有通过业务员直接找易某办理续存的)、卞X萍(2万,其中只有最后的1万是没有通过业务员直接找易某办理续存)、胡X刚(1万)。他们中还有一部分人,是易某及易某的父母原工作单位潍柴的老同事、老街坊邻居,比如胡X刚、李X生、崔X玲、李X、李X芳、从X芳、孙X喜、卞X萍等人,他们中的有的事先可能知道易某在这家公司上班,有的不知道。但他们绝大多数都承认是先受了HB公司的宣传鼓动,才决定来HB公司交钱的。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他们来HB公司财务部是易某“拉拢介绍”他们来的,易某事先没有任何主动联系、拉拢、鼓励他们来公司交钱的举动。他们既然已经主动来HB公司财务部,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要交钱,是已经决定了的事,根本不需要易某再“拉拢介绍”。他们中的大多数也是先通过公司的业务员办理了一次或数次存款,后来看易某在公司担任财务,再来时就直接找易某了办理续存,有的是因为通过其他投资人知道HB公司对公司内部员工的亲友有优惠政策,贪图利息高点来找到易某的,有的是因为易某是公司的财务人员,通过易某办理放心的,但前者是公司的政策,易某无法决定也不好驳街坊邻居的面子,后者则是这些人自己的主观感受,易某也无力改变。

? ? ? ?因此,从上述事实看,这些人都是在受了HB公司的宣传鼓动后自己主动到HB公司财务部找易某交钱的,易某从未主动拉拢联系他们。

? ? ? (二)有的投资人笔录中声称是在被告人易某“介绍拉拢”下投资的,实属荒诞,不足采信。

? ? ? ?这些人并非HB公司的员工,他们闲着没事跑人家公司财务部能干啥?要咨询应该找公司业务人员,找财务明摆着不就是要交钱吗?所以,这些人讲是易某“拉拢介绍”的他们投资,完全是瞎扯。

? ? ? ?同时,他们的笔录中说易某“拉拢介绍”他们,但具体陈述的过程经过却多数看不到易某“拉拢介绍”的具体表现,所以所谓“拉拢介绍”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乱扣帽子。更何况,所谓“拉拢介绍”,都是这些人的一面之词,被告人易某均否认,而其他在场证人也都没有证实,根本不足为证。

? ? ? (三)被告人易某作为公司的财务人员,对于主动来公司财务部交钱办理手续的客户只能予以接待,收款、记账,没有拒之门外的理由。

?

? ? ? ?三、被告人易某作为财务人员只是按月领取固定的工资和加班奖金,其工资待遇并不和公司或者本人吸收存款的金额挂钩:

? ? ? ?本案并无任何证据证明易某的工资待遇与公司或其本人吸收资金的多少存在关联。易某的工资待遇是基本固定的,只是由于加班时间的不同,公司会给她另外增加一些补贴。

?

? ? ? ?四、被告人易某对于公司实施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行为的性质以及资金的实际用途并不明知,她和那些投资者一样都是因对法律的不了解而被蒙骗的人,而且她自己本身就是最大的受害人之一:

? ? ? ?被告人易某是XX公司的下岗职工,好不容易应聘到HB投资公司,有了份工作,想好好干赚钱赚钱孝敬自己身患癌症的老母亲,还把自己多年的积蓄16万元都投进了HB公司。后来16万只取出了1万,其余15万元都赔了进去。从公安机关提供的和易某有关的17名受害未返还资金情况看,其中多的有二十几万,少得一两万,易某15万元算是比较多的。

? ? ? ?根据易某的当庭供述,HB投资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杨X强一直对包括自己在内的员工宣称,公司已经取得政府颁发的金融业务经营许可证。

? ? ? ?被告人易某和本案的其他受害者一样,都是因为搞不懂我们讳莫如深的法律,只看这些骗子公司有政府颁发的营业执照,听信他们天花乱坠的宣传,才蒙受损失甚至登上贼船的。我们的法律,越来越繁琐复杂,打击面越来越广,已经到了一不小心就犯罪的程度。我们的立法机关只知道颁发法律,我们的执法机关只知道机械地执行法律,但谁又想过,这些繁琐异常的法律是否是广大的社会底层老百姓所能理解?既然这些法律根本不能被最广大的老百姓所普遍理解,那么,是不是在法律实施之前,应该进行广泛的普法宣传?但是,我们的普法宣传在哪里?针对非法集资的普法宣传在哪里?谁负责?这些问题都没有解决。

? ? ? ?没有广泛的普法宣传,复杂严苛的法律对老百姓,就像是一个个陷阱,防不胜防。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们面对此类案件,依然不知节制的扩大打击面,把像被告人易某这样的对此类法律茫然无知、只是从事了劳务性工作的,同时自己还是严重受害者的人追究刑事责任,是极不公道不合理的。

?

【量刑辩护意见】

?

? ? ? ?依照刑诉法的规定,辩护人在被告人易某被认定有罪的假设条件下,向法庭发表如下量刑辩护意见:

? ? ? ?第一,被告人易某仅从事劳务性的财务工作,在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中仅其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依法应从轻、减轻或免除处罚。

? ? ? ?公诉人当庭发表的量刑建议,建议对被告人判处有期徒刑3-6年,辩护人认为是没有考虑被告人易某在HB投资公司所处的岗位以及在该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活动中所起的实际作用大小,犯了单纯以涉案数额量刑的错误。量刑不仅是一个定量的过程,更是一个定性的过程,也就是说,不仅要看被告人涉案的数额,更重要的是看他在共同犯罪或者单位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大小。否则,在该公司打扫卫生的保洁人员也可能会判处重刑,如果他们在该公司任职很久的话。因为他们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吸收存款,但他们所从事的保洁工作客观上也为该公司的非法吸收公众存款工作提供了间接的支持和帮助。按照公诉人不管工作性质和实际作用大小只看涉案金额的逻辑,完全可以对该保洁人员判处重刑,但这十分荒谬。

? ? ? ?对照XX区人民法院已经判决的本案的关联案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X强判处的刑期是4年,公司的业务经理李X军,负责公司的吸收存款业务宣传、招揽,也只判处了有期徒刑2年。公诉人讲李X军涉案金额比易某少,因为易某在公司任职时间长,但是,从在公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活动中所起的作用大小看,一个只管记账、收款的财务人员在单位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中所起的作用大小显然无法和公司的业务经理等量齐观。

? ? ? ?第二,被告人易某系自首,依法应从轻、减轻处罚。

? ? ? ?第三,被告人易某在案件侦查期间,主动配合公安机关劝说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张X强到公安机关自首,并配合公安机关整理公司账目,付出了艰辛的劳动,对本案事实的查明起了重要作用,这些事实,侦办本案的派出所有关人员对易某表示,只要法院或者检察院去调查了解情况,他们可以出具证明。易某的上述行为,即便不能认定立功,也属于近似立功的表现,如查证属实,应当对易某给予酌情从轻。辩护人同时在此提请法庭向侦查机关调取上述证明材料。

? ? ? ?第四,易某的父母都80多了,母亲身患癌症做过两次手术,父亲身体也不好。由于易某去HB投资公司应聘是易某的母亲提供的信息,易某的母亲极为自责。易某是两位老人唯一的依靠。请法庭悲悯宽待。

? ? ? ?以上辩护意见,请予采纳。

? ? ? ?谢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辩护人:山东求是和信律师事务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律师 窦荣刚 刘一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七日



? ? ? ?庭后,辩护人向合议庭提交了《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等资料以供审判参考,并提交补充辩护意见一份:

? ? ? ?合议庭:

? ? ? ?开庭审理后,辩护人提交了辩护词、具体受害人情况分析表以及《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等资料以供审判参考。现辩护人在论证易某不应当被作为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的共犯追究刑事责任的基础上,根据前述参考资料,进一步补充说明如下:

? ? ? ?《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第四条(条目:“关于共同犯罪的处理”)规定:“为他人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提供帮助,从中收取代理费、好处费、返点费、佣金、提成等费用,构成非法集资共同犯罪的,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从该司法解释有关非法集资案件共同犯罪的处理的上述规定可以清楚看到,在非法集资共同犯罪案件中,只有同时满足该司法解释规定的“为他人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提供帮助”,并且:“从中收取代理费、好处费、返点费、佣金、提成等费用的”,才“构成非法集资的共同犯罪”,“应当依法追究刑事责任”。本案中,易某从始至终只在财务岗位上工作,不负责实施非法吸收资金行为,其作为公司财务人员的收款行为仅对公司的非法吸收资金行为提供间接帮助,其工资待遇是财务人员应发的固定工资,接近年底时有连续加班的几百元加班费,未曾得到过任何司法解释所列举的提成类款项。辩护人提供给合议庭参照的《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南省人民检察院、河南省公安厅关于办理非法集资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中也指出,“为他人向社会公众非法吸收资金,并提供帮助从中收取代理费、好处费、返点费、佣金、提成等费用,构成共犯的,依法按共犯追究刑事责任”;“对于仅是提供劳务,定期领取固定数额工资(工资不是按照集资数额比例提成且没有明显高于当地平均工资水平),对非法集资情况不知情,没有直接参与非法集资业务的工作人员,包括仅从事记账业务的财务人员等一般不宜按犯罪处理”,同样是省级司法机关对非法集资案件中财务人员处理的正确理解,体现了司法的统一和共识。

? ? ? ?另,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活动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中表明,“以单位名义实施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犯罪的,对于受单位指派,仅从事劳务性工作的人员,一般不予追究刑事责任”。《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等三部门印发关于办理“电商代运营”诈骗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会议纪要的通知》中规定,“对于从事会计、客服、美工、技术等只领取固定工资的行政服务人员,可以认定为情节显着轻微,不认为是犯罪”。无论是传销活动犯罪还是“电商代运营”诈骗类犯罪,同非法集资类犯罪都同属于经济、金融领域犯罪,其犯罪的特征都高度近似,对社会的危害程度也大体相当,具有高度的可参照性。这些司法解释和省级司法机关的规定,说明在有主、从犯区分的共同经济犯罪中,最高人民法院及各地省级司法机关均采取了谦抑的态度,适当缩小刑罚打击面,对仅受单位指派、没有主观故意、未从违法犯罪活动中获取利益的行政人员不按共犯处理,而是集中力量打击更大的违法犯罪活动和人员,如此才能准确适用法律,维护国家社会的公正与和谐。

? ? ? ?参照以上资料,辩护人认为易某不构成汇博公司及其工作人员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犯罪的共犯,不应被追究刑事责任。以上意见望法庭采纳。

? ? ? ?谢谢!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辩护人:山东求是和信律师事务所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律师 窦荣刚 刘一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四日





易某涉嫌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案辩护词

2018-04-18

创建时间:

432

浏览量: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